事情

事情是“搞事情”的事,搞事情的情。
虽然这么说但你们不可以搞我哦
杂食,不产粮,只搬运,感恩太太。

【轰出胜】让你不好好珍惜幼驯染(4)

方白芷_出久小天使嗷:

*轰出,胜出大三角,无其他cp


*ooc


*原著向,私设有


*前文:1   2   3


*热度换字进行中——这儿


*复建。


———正文———


  “诶!?我和爆豪同学才是发小?怎么可能……”绿谷出久难以置信地看着轰焦冻,而后动作僵硬地将头转向爆豪胜己。


  “虽然这对你而言很难以置信,但是,”轰焦冻顿了顿,“在这个世界,你的发小确实是爆豪胜己,而不是我。”


  “这个世界?也就是说我……穿越了?”绿谷出久问。


  “嗯。可能是某个个性造成的,我已经和相泽老师说明了,一会儿恢复女郎会过来。”轰焦冻解释。


  “谢谢。”突然得知这么一个诡异的情况,绿谷出久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自以为的发小”,“那个。那,那我和……轰同学,在这边是什么关系?”


  “轰同学”这三个字,绿谷出久说的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朋友。”轰焦冻回答,而后抬手摸摸他的头发,翘了翘嘴角,眼中尽是温柔,“没关系的,出久。你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对待我就好,我无所谓的。”反正这样倒还是我占便宜了。


  这样一幕若是放在其他人眼里,必然会震惊于轰焦冻换了个芯,可是对于这个绿谷出久来说,这样的轰焦冻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发小。


  “谢谢。果然,不管在哪个世界,焦冻都是这么温柔的人啊。”绿谷出久回了轰焦冻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刚一抬起手臂想拥抱对方,就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刺激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没事吧?”轰焦冻紧张地向前凑了几分。


  “我没事的,只是刚才不小心牵扯到伤口了。”绿谷出久抓住轰焦冻伸过来的手,担忧地看着他的眼睛,“倒是焦冻你,肯定上的比我还重好多啊。”


  “你们两个在那儿唧唧歪歪的有完没完了!”爆豪胜己突然吼了一句,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也不管身上的伤势了。


  他从刚刚恢复意识就一直在忍着这两个人,结果他们竟然还得寸进尺,连手都牵上了。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快要炸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只要一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搞来搞去,他就总有一种想把轰焦冻那家伙提起来揍一顿的欲望。


  “爆,爆豪同学?”绿谷出久明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


  轰焦冻站起身,神情冷淡:“爆豪。这里是——”医务室。


  然而轰焦冻并未来得及说出后面的三个字,爆豪胜己床边柜子上的花瓶就已经应声碎裂。


  “所以说爆豪同学今天为什么会火气大成这样啊。我认识的爆豪同学,虽然脾气也不是很好但从来都没有到这种地步吧。”绿谷出久有点不满地小声嘟囔,嘟起了嘴。


  “哈?你说什么?Deku。”爆豪胜己眼一瞪,抬脚就想走向绿谷出久。


  “爆豪,这里可是——”轰焦冻又没来得及说完话。


  “好了,消停一会儿吧。”相泽消太推开门,扫了三人一眼,向旁侧迈了一步让出门来,恢复女郎正跟在他的身后。


  “你们三个先都坐吧,相泽老师也是。”恢复女郎走入医务室,神色如常,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身边那一地的狼籍。


  她走到屋内唯一一把椅子上坐下,安静地等着其他四人也都在两张床上就坐。


  这个时候已经是放学后了,还没有回宿舍的峰田实悄悄地从门后探了个头出来,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打量着在场四人。


  “大体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恢复女郎端着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茶杯,不急不徐地说着,“跟据现在的状况来看,这人转换其实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也就是说……”


  “非常抱歉!”一道声音突然打断恢复女郎,饭田天哉站在门口,一本正经地行了个礼,另一只手里还拽住挣扎中的峰田实,“我马上带他离开!”


  “葡萄……这里又没有女生,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啊!关系到我们一年A班的荣誉和——”峰田实一脸严肃,假装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然而没有人理他。


  “啊对了饭田。”相泽消太开口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饭田天哉,“把叶隐也一起带走吧。”


  “暴露了!”三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来自屋内的叶隐透,一道来自门口的峰田实,还有一道,来自门外。


  “啊,上鸣也在外面吗?”


  “对不起打扰了我们马上离开!”一阵风从门口刮过,相泽消太叹了口气。


  “抱歉!我会担负起班长的责任,看管好他们的。”离开的饭田天哉又回来了,神情庄重地关上了门。


  啊!饭田,真好使。


  “咳咳,我们继续。”恢复女郎清了清嗓子,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也就是说,除了‘发小是谁’这件事不同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我们暂时还找不到解决方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个性是有时效的,所以只能麻烦三位先暂且这样了。到时效后,个性解除,两个世界的绿谷应该就会换回来了。”


  “诶?只能先这样了吗。”绿谷出久有点小失落,但还是笑着略微欠身,说,“好的,没关系,麻烦您了。”


  “没事,现在这样其实暂时造不成什么太大问题。这个个性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太久的。”恢复女郎又喝了一口茶,“那么,你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想,梳理好你们现在的关系并商讨好接下来该如何对待对你们而言应该不难。”


  不,这很难,这非常难。


  相泽消太死鱼眼地看了三人一圈,感觉悲伤大过暴走的黑影。


  这三个人之间关系的复杂程度,怕是在整个雄英也找不出第二例了。


  既复杂,又难搞。剪不断,理还乱。


  一年A班的班主任真难当啊。


  相泽消太感慨。


  “好了,有什么意外变化再去找我就好,那边还有学生需要接受治疗,今天进行实战演练的可不是只有你们班啊。”恢复女郎站起身,准备离开。


  相泽消太立刻起身跟上,出门前转头给了绿谷出久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加油吧。啊对,别把这屋搞碎了。”


  “搞……碎?”绿谷出久嘴角微微抽搐,“都不说搞乱,直接上升到这个高度了吗?相泽老师是有多不信任我们啊。”


  “这是自然的,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不是简简单单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轰焦冻好心解释。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这绝对不只是换个发小这么简单的问题吧?这个世界明显有问题吧?他那边三个人的关系绝对没有复杂到这个程度啊!


  ——绿谷出久,你确定?


  “啰啰嗦嗦地烦死了。快点搞定啊。”爆豪胜己双手环胸,看上去极不耐烦。


  “其实我们已经基本确定对策了。出久你就按照自己正常方式对待我们就好,我们都会适应你的。”轰焦冻说。


  “哈?凭什么!?”爆豪胜己不假思索地反对。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难道你想让出久去适应你?”轰焦冻说着,同时侧了侧身子,将绿谷出久挡在自己身后。


  “一口一个出久出久的叫的还真亲切啊。”爆豪胜己又不爽了,“他来适应我,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轰焦冻说:“出久可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


  “所以才要让他这个异类来适应我们啊!”爆豪胜己开始把手捏地咔咔作响,“你现在心里爽的很吧?半边的家伙,被Deku这样对待。”


  绿谷出久眨眨眼,有点想将茫然进行到底。


  “是吗?”轰焦冻问。


  “是不是你自己不知道啊!”爆豪胜己火瞬间就上来了。


  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是在他面前炫耀优越感吗!


  “我不知道。”轰焦冻一如既往的平静,“我只是感觉这样似乎不错。”


  “你想打架吗!?半边的家伙。”爆豪胜己已经举起了还包着纱布的手,一把扯下浸着血的布条。


  “不,那样会伤到出久的。”轰焦冻安稳地坐在床上,动都没动。


  爆豪胜己咬牙,看上去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那个,小胜,你别那么生气。”绿谷出久拽着轰焦冻的衣袖,从人身后探出个头,小心翼翼地劝说,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的气嗖地降了一半。


  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是个铁骨铮铮的爆豪胜己。


  “你说什么!?”他瞪着绿谷出久,但是眼中没有怒意。


  “小胜先不要生气了,我们好好讨论一下吧……”


  ——果然叫“小胜”还是很拗口啊,这边的我到底是怎么适应的?绿谷出久悄咪咪地想。


  “烦死了,无所谓了,就现在这样吧。”爆豪胜己转过身,迈开大步,“我先走了。Deku,跟上。”


  “是,小胜!”绿谷出久下意识抬脚想跟上去。


  “等等,出久。”轰焦冻抬手拦住了绿谷出久的动作。


  爆豪胜己刚刚扬起零点几度的嘴角瞬间收了回去。


———TBC———


五个月不见了,你们还好吗?


还记得她吗?


记得请送我个小红心小蓝手可以嘛?


或者,不记得也没关系xx


喜欢的话……我能悄悄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嘛?


这次比之前的长一些哦。

评论

热度(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