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

事情是“搞事情”的事,搞事情的情。
虽然这么说但你们不可以搞我哦
杂食,不产粮,只搬运,感恩太太。

佛秀–哨兵设定

澄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她皮肤雪白粉嫩,五官生的精致漂亮,当然了,这些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组织上分配给他的哨兵居然是个女孩子?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老板。”
澄心的神色显得很阴郁,虽然大部分时候他看起来都没什么太大的表情,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此刻他的确是在认真的烦恼着,尽管依旧表现的十分冷静,但这是职业病了,改不了。
他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这孩子并不认生,毫无疑问他刚说的那些话也是一字一句都听进了她的耳朵里去,所以这会儿,他看着她的同时,她也正,用略有些恶狠的眼神盯着他,就像被惹怒的幼兽一般。
“我并没有和你开玩笑的闲情,澄心,如你所见,她就是组织安排给你的搭档,接下来的五年,十年,甚至更久,到你干不动了退休为止,她会一直跟着你。”
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头都没抬上一下,他手里的笔飞快的书写着,好像要批改的文件多到这辈子都写不完。
“可她是…”
澄心试图争辩,然而刚开头,他的老板就打断了他。
“是的,她是个女孩,这在隐元会里非常少见,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不是吗?”
澄心没有回答。他不想苟同他说的话,但也无法否认。不是非常少见,而是纵观隐元会所有哨兵里,女性也只有一位而已,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恰好是他的前妻。
五年前,为了救他的命,在执行任务过程中自行切断沟通,导致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靠着先进的医学技术总而言之是活了两年,但是基本是瘫在病床上连吃喝拉撒都需要别人照顾的植物人状态,即便如此,半年前她还是因为脑死亡以及各器官衰竭不幸离世。
这样一位优秀的女性,可能再过几百年都不会再出一个,对于澄心来说他更是心头的朱砂,只是两年时间不长也不短,两年里,他为了承担起妻子巨额的医疗费不得不从隐元会接取更多更复杂更危险的任务,忙到没时间吃饭睡觉,他所有忙里偷闲的那一点点时间,都是在妻子的病床边安静的陪伴她度过。这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缓冲期,使得妻子的离世尽管让他觉得非常难过,但是还不至于一蹶不振的地步,他向组织要了七年来的第一个长期休假,整整三个月,组织爽快的批准了。
然后是,一个星期前他重归队伍,之前的搭档已经寻找到了新的伙伴,他自然要申请再分配来一个,当时他的上司就微笑着答应绝对会给他个惊喜。
哦上帝啊,他并不喜欢什么惊喜。他更喜欢安稳的,稳妥的,这类的形容词,也许当时他就该意识到其中的问题。他的上司虽然是个狡猾的人,但并不会拿组织任务来开玩笑,但是此刻,他觉得自己错了。
澄心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的把她交给我,即便我同意了,考核部门也不会通过。”
他的老板总算是停下了手中的笔,澄心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仿佛看透他想法的神情。
“做人不要太古板,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她…通过不了呢?我对此可是满怀信心的。相信我,你会惊讶的,澄心”
结果是,迫于上司的压力,他不得不带这个孩子离开,但是他坚信这从头至尾都是个荒唐的笑话。这孩子绝不可能通过考核部门的测试。

评论